224亿美元市值一月暴跌80%,跑步就能赚钱的StepN是庞氏骗局吗?

清查中国大陆用户的公告发出后,GMT当天短时暴跌40%。

号称走路、跑步也能让用户赚钱的StepN这几天火出圈了。

5月27日凌晨,StepN在其官方社交媒体发布了《关于清查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》(下称《清查公告》),称“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,StepN将对App用户进行清查,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,则StepN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2022年7月15日(UTC+8)24:00 停止提供GPS及IP位置服务。”

与此同时,有传言称,StepN在国内的部分团队成员疑在5月26日被杭州西湖区警方带走。一时间,市场传言四起,重演了本月Terra崩盘时的一幕:有人恐慌砸盘,有人奉行“别人恐惧我贪婪”的格言执行抄底策略……

加密货币行情平台Coingecko数据显示,StepN中使用的代币之一GMT自4月30日以来一直处于下跌态势。截至5月31日下午16时许,GMT总市值已从4月30日的最高点224亿美元暴跌超80%。其中,《清查公告》发出后,GMT当天短时暴跌40%。

“感谢StepN,让疫情期间被封锁在家无所所事事的我,找到一点事情做,并且还能通过在家步行赚到一点小钱。”一名上海的StepN用户感慨道,随即,他清仓了手中的虚拟跑鞋和GMT,卸载了StepN。

1、火出圈的华人项目

StepN被称作GameFi 2.0。2021年11月获得由红杉印度与Folius Ventures领投的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,并于2022年4月获得Binance Labs的战略投资。

GameFi是区块链游戏中特有的一类玩法,GameFi 1.0 是以Axie Infinity等为代表的play to earn(玩赚)衍生出来的概念,通俗地说是玩家可以通过玩游戏本身来赚钱,不同于现有的F2P(Free to Pay)游戏——玩家可以免费游戏,但需要更好的游戏体验则需要充值。

与GameFi 1.0相比,StepN进一步拉低了玩家进入的门槛:玩游戏需要玩家理解游戏规则,那么跑步、走路,并不需要动脑,这就是GameFi 2.0时代的主流——Move to Earn。只要会动,就能赚钱。

不过要玩这款游戏,首先必须有一双运动鞋NFT。在2022年1月时,一双跑鞋一周可以赚1万多元,而当时一双跑鞋最低约需花费5000元。

到了2022年4月,StepN上最便宜的运动鞋NFT涨到了约7500元,也就是说,要玩这个款游戏,玩家至少得先充7500元。

披上运动、健康的外衣,StepN与著名的跑鞋公司牌ASICS(亚瑟士)在2022年4月合作,发售1000双限量版运动鞋NFT。亚瑟士是世界四大跑鞋品牌之一,对于很多专业的跑步爱好者来说耳熟能详。

尽管联合发售NFT的数量并不多,但却成功出圈,让更多跑步爱好者接触到StepN。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曾在StepN上买了一双鞋,体验了一把边跑边赚的快感。

有名牌合作,名人“背书”,StepN很快迎来了一波小高潮。

就在《清查公告》发出的三天前,StepN宣布了一则喜讯,其月收入达到1亿美元,每日交易费用净利润达300万-500万美元,在全球拥有200万至300万月活跃用户。

但《清查公告》发出后,整个市场一片恐慌。

一方面,StepN中国大陆区用户到底在总用户中占多大比重是个问题,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 Huang表示,StepN在中国大陆用户仅占总用户量的5%,而网友根据其社交媒体显示的数据推算,这个比重至少应在30%。

另一方面是StepN的团队背景。StepN由 Find Satoshi Lab 创建,两位创始人Yawn和Jerry为华人,其中Jerry Huang于200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。

在如今的Web3.0世界里,由于监管原因,创业者会对“华人身份”讳莫如深。

StepN是为数不多公开表明华人背景的项目,这也是《公告》会引发市场恐慌的原因。

不过,Yawn和Jerry如今的国籍是澳大利亚,《清查公告》发出后,Jerry发布推特澄清,而Yawn还接受了媒体采访。

2、庞氏骗局还是新游戏机制?

在《清查公告》发布前,市场对StepN就已经议论纷纷。

StepN面世后,就一直被人诟病是趣步2.0,被指是庞氏骗局。

趣步是一款倡导“运动赚钱”的App,以“每天走够4000步,每月可赚200元到2万元”的口号,在2018年时火遍互联网。

当时,趣步发行了虚拟积分“糖果”和与之对应的虚拟货币GHT。用户通过每日运动获得的糖果数量有限,若要获得更多糖果,就需要不断邀请新用户,而糖果需要被兑换成GHT才可以被提现,兑换过程中趣步将会收取手续费。用户等级越高,手续费越低,若用户没有完成1元认证,则无法卖币提现。

凭借这套拉人头的模式,趣步曾经宣称用户数量一度超过3000万,但最终因涉嫌传销、非法集资被查, GHT也同时崩盘。

StepN的口号类似于趣步,玩法上接近于游戏。虚拟跑鞋是游戏里的NFT,类似游戏装备,玩这款游戏的核心就是不断升级、修复这双跑鞋(跑鞋有耐久度,耐久度降低需要用户花费游戏代币修复),因为跑鞋的属性和等级决定了用户的收益。

在StepN里,虚拟跑鞋参照了现实世界中的专业跑鞋分类,例如Walker走路鞋、Jogger慢跑鞋、Runner跑步鞋、Trainer全能鞋等,不同的鞋对应不同配速。且鞋子具有稀有度和属性,这决定了鞋子本身的价值。

StepN中使用的是GST/GMT双代币经济模型。

其中GST为游戏内实用代币,用途主要是鞋子修复、解锁卡槽、升级鞋盒、升级鞋子、质押挖矿、升级宝石等,总量无限供应,该代币也是玩家主要的变现方式,玩家每天运动赚取的主要是GST。

GMT为治理代币,用来定制鞋子、升级鞋子、质押挖矿、升级宝石,总量60亿,该代币是系统对有贡献的用户进行的奖励,GMT的持有者类似于StepN的股东,可以享受平台分红,投票参与平台治理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用户每天赚取的GST受限于能量,能量以每6小时25%的速度恢复,耗完就需要时间休息。因此想要多赚钱,就得升级鞋子,或者合成等级更高、属性更好的鞋子(两双相同的鞋子可以合成新鞋)。

由此可见,用户赚钱的途径主要是GST和GMT,此外就是将鞋子NFT出售。

可以说,StepN基本上借鉴了Axie Infinity,但也使得其拥有相应的缺陷。

3、模式争议

无论是GameFi 1.0时代的Axie Infinity,还是如今的StepN,一个共同的特点是花钱购买工具,也可以称之为“入场券”。

Axie Infinity的入场券是小精灵Axie,玩家赚钱离场则会抛售小精灵Axie。

曾有市场分析机构研究认为,Axie Infinity官方在二级市场上接走小精灵Axie,以维持游戏整个系统的运转。尽管Axie Infinity的开发方Sky Mavis做出种种努力,但仍无法保持用户持续增长,甚至用户不断流失,而随着用户减少,Axie Infinity陷入了死亡螺旋。

同样的,对于StepN的玩家来说,跑鞋NFT是入场券,大部分玩家是抱着可以赚钱的预期进入游戏,最终会抛售跑鞋NFT,只有新用户不断入场接盘跑鞋NFT,让玩家赚钱的游戏才可以一直进行下去。

有人计算过,随着跑鞋NFT涨价,玩家从买入跑鞋NFT到回本,周期从20多天被拉长至40多天。

朱啸虎在体验了StepN后赞赏了其经济模型设计,并表示该经济模型“有机会跑通”。

但《清查公告》让StepN面临冲击,因为市场难以评估清退中国大陆用户对项目的影响。《清查公告》发出后的次日,Dune链上数据显示,StepN新增用户增幅放缓,减少了约12%。

《清查公告》发出后,GMT当天短时暴跌40%,目前GMT价格已有所回升,基本恢复《公告》发出前的价格水平,截至发稿,GMT报价1.2美元/枚左右,近7天跌幅约12%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1 − one =